【【助情】迷魂药配方,力月西批发,同志催情,春药制法,催情物品,批发力月西】
当前位置: 主页 > 如何治疗性冷淡 >

原创《迷魂汤》(短篇小说)

时间:2019-06-2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中年丧偶人生之不幸,而中年再娶,也让人左右为难。上有老下有小,不找吧,家里缺帮手。一大堆家务没人处理,遇上事连个商量的人也没有。找吧,一不小心娶个“蛮婆娘”,那家里从此就是“战场”。也许大家都是“轻伤”,只有我是“重伤”。唉!这续弦的事真难。老童这段时间,为娶妻的事伤了大神。

  老童的妻子己去逝几年了,老童人缘好,人脉广。从那时开始,就有热心的朋友、同事为他四处寻访合适的“妻子”。可介绍了不下十位女,老童竞然没相中一位。说准确点,是老童根本没有与对方见过面。这胡芦里买的什么药,让旁人猜不透弄不清了。

  老童有个好习惯不抽烟不喝酒。这天几位同学相聚,老童也去了。见同学都是成双成对,老童心里很羡慕。想想自己孤家寡人一个,不由地悲怯失落,也破例喝了一杯红酒。

  摇摇晃晃回到家中稍坐片刻,便有一位“红娘”进了门。她兴奋地对老童说:这次介绍的对象包老童满意。女方住的那地离城不远,是个小山村,单独的小楼,有院子还可以种菜养鸡,是现在城里人梦寐以求的好地方。那女的才40多岁,人很贤惠。男人去年死了,一个女儿也远嫁外地。这样的家庭条件,这样的女子,你老童能娶到真的是“,佛光注照”。你别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过了这村就没有那店,现在就随我去相亲。说罢,红娘拉起老童就走。一走得飞快,腾云驾雾般就到了红娘说的小山村。

  这小山村的确很美。炊烟袅袅,绿树葱葱。鸡鸣鸟啼,流水潺潺。老童如与画境,顿觉人清气爽,好不。

  一会儿,俩人穿过一片小竹林,来到一栋二层楼前。只见一眉清目秀的女子,从屋中满脸微笑款款而来。到得红娘和老童跟前,先热情的和红娘打了招呼,转而望着老童。红娘见状,立即向女子和老童介绍了双方。再看这女子和老童,俩人开始还略显拘束。一个虽是半老徐娘,却姿色不逊年少。一张粉脸仍是白里泛红。一个虽是青春不再,但昔日英俊之貌仍在,一双眼晴显得睿智聪慧。女子的穿着得体,即有乡村女人的朴素,又显城市佳丽的大方。一身衣服将自己裹得严实,也难掩前凸后翘。端庄贤淑,语音温柔,直看得老童心花怒放,好不满意。

  女子忙将红娘老童请进屋内客厅,端上茶水和果盘。便笑着说“你们先坐一会,我去弄饭菜,今晚就在我这吃点粗茶淡饭吧。”

  趁此机会,老童屋里屋外四处看了一遍。他发现女人的住处,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得谨谨有条,干干净净。屋前小菜园里有七八块菜土,各种蔬菜长得青黄绿白煞是喜人。特别是菜地旁,还种了几株桔子树和一圈绿茶,使得整座小菜园生机盎然。还有奇的是地坪里有一棵大菜碗粗的八月红桂,其时正是桂花盛开之时。满树的红桂花就象一朵红云,香气扑鼻,令旷神怡。

  老童和红娘进得小餐厅,见桌上大盆小碗己摆了五六道菜。那菜看似普通,却清秀爽眼,异香引涎。一盘冬笋炒腊肉,一盆寒菌炖土鸡,一碗炒三丝,一碗雪里红,一碗米汤煮青菜,一碟自制腐乳。别看这菜其貌不扬,略显土气,那味道只怕你也难尝到。

  先说冬笋炒腊肉,冬笋产于腊月冬寒之时,此刻已是八月何来冬笋。原来这冬笋是女子冬季从自家后山挖来,剥皮取肉。再用收集的山顶雪水加自酿的米醋,浸泡而成。吃起来微酸脆香白嫩细滑,再配上自家柴火薰的土猪肉,佐以红椒绿蒜,可见其制作的功夫和味道非比寻常了。

  再看这寒菌炖土鸡,做工也非常烦锁讲究。寒菌在乡间又称雁鹅菌,这菌是南方独有的野菌,至今不能人工培植。据说只有大雁飞过的地方才能生长,味道鲜美,很难采到。女人秋冬或春夏交递时节,从山上采回家后,选那硬币大小的野生寒菌洗净,凉干水分。为寒菌特有的美味,和长时间存放,要将其浸泡在上等山茶油中,随吃随取。而那土鸡则是自已放养的,正传统的中国原种鸡,其味道纯正。

  烹制时,先用茶油爆炒鸡块再加寒菌,柴火闷炖二小时。光这样还不行,还得放两样别处难寻的东西,一样是野生干栗子。另一样是自家用高山雪水酿制的冬酒。这样闷炖出来的寒菌土鸡,滋补营养,堪称美味,只怕过去的皇上也没尝过。看了这两道菜,你可知余下菜的珍贵难得了。但这还不算什么,好戏在后头。

  上桌坐定之后,女人拿出一白瓷红荷高嘴酒壶,给每人倒了一小碗白如羊脂的新冬酒。她刚知老童不善喝酒,故而没有用陈年老冬酒。老童小品一口,只觉甜如蜂蜜,悠香入心,酒味不浓,正合老童之意。殊不知这冬酒与众不同之处,是女人将冬雪融化之后,加入糯米煮熟,再发醇出的酒。随后,又放八月金桂,采用祖传特制秘方,封酝浸泡三个月而成。其味胜过琼浆玉液,喝多少也不伤身,且营养美容,壮阳滋阴。但对不喝酒的人来说,情况就有所不同了。

  但老童不晓得这冬酒,还有一个特性,她有点象初恋的情人,初时新鲜有味,天长日久越到后面情意越浓。当他连喝三碗之后,还有点舍不得放杯,倒是女人和红娘劝他不要再喝了。兴许是老童这几年的压抑今天得到,加之又遇上这心里喜欢的奇女子,再是他根本不晓得这冬酒的后劲。他竞不顾两位女人的提醒,还是自酙了一杯。

  美味佳肴过后,回到客厅,女人又为老童红娘各沏了一杯自己家里手工炒制的嫩茶。看那茶郁青碧绿,细如银针,用水冲泡,根根竖立。倾刻间杯底密密,似长出一丛绿松。一股清香沁入心脾,小啄一口,嘴里回味无穷。

  但此刻老童意不在茶而在人,他打心眼里喜爱这个女人,那恨不得今日“抱得美人归”的心思,促使他蠢蠢欲动。而那女人今天热情的招待,挑花般的笑脸,也充分表露了她对老童的默许。

  老童与女人听闻红娘戏言,两人因酒泛红的脸,此时越发通红。“那能这样,一起走,一起走。”老童不好意思急忙起身,却猛然发现有点身不由已了。脚干子发软,身子摇晃,想站稳都有些难,只好一又坐了回去。酒劲开始上来了,看来老童一时半会是走不了啦,索性两位女人扶着老童上楼,送到客房休息去了。

  这突发情况急坏了两个女人,红娘急着回去,且非走不可。是因为儿子和媳妇上夜班,家里有老人和小孙子要照料,不回不行。 而女人急的是老童今夜肯定走不了,她和他同居一屋,虽然不同室,可别人知道了怎么解释,解释又有什么用。她没想到老童这么不胜酒力,她想留住红娘。

  红娘却直直地说:“怕什么怕,你俩多是单身,郎有情,女有意,住在一起是迟早的事。退一步讲,你俩都是正经人,身正不怕影子邪,你睡你的房,他睡他的床,别人不信我信,我走了……。”

  话说老童睡到半夜,朦朦胧胧只觉女人穿着一身睡衣,端着一杯茶进得房来。先将茶置于床头,然后轻轻揭开被子,替他脱了衣袜,又轻轻盖好,正准备离去。却不料被老童一把拉住,俗话说“酒醉心里明”,其实女人进门的时候,老童还在胡思乱想,他故意未醒半眯着眼注视着女人。当女人来到床前为他服时,他的心都激动得跳到嗓子眼了。女人刚刚沐浴的身体散发出的香味,她那未穿内衣若隐若现,几乎贴到他脸上的胸脯,让这位正经人欲火大旺。他忍不住将女人拖进被子,顺手灭了灯……。

  门外突兀的喊叫敲门声,着实吓得俩人不轻,女人下了床,匆匆走到楼梯口。大声问道:“是谁半夜喊门?

  女人还在和门外对话,老童在里面听得清清楚楚,心想糟了,我中套了。女人丈夫没死,红娘骗了他。来不急细想,也不敢开灯,中摸到衣服就穿,可衣服怎么也穿不进。怪事那衣服象个大口袋,脑壳硬是伸不出。他一急使劲一扯,脑袋终于出来了。接着裤子脚又进不去。原来老童慌乱中衣裤穿,难为他的大脑袋,竞然硬生生从屙尿的拉链口挤了出来。但衣服当裤是没法调整好了,衣袖太细腿脚硬是塞不进去。老童不敢再磨叽,他听到女人声音到了楼下。此时不跑,更待何时,他穿条拿起衣服就朝外跑。

  慌不择,他一脚踏空,直接掉下楼去,“啊”“嘭”一声闷响他已躺在地板上。他一手摸头,一手撑地爬了起来,动动腿和身体不由暗自庆幸,这高摔下来不仅没死,除了头有点痛,身体还没受伤。

  “咚咚”这时耳旁又响起敲门声,他又是一惊,怎么不见女人了,女人躲那去了。他麻起胆子大声问道“谁?”

  “没事”他顺口回答,怎么儿子在这里,难道……。恍惚中,他猛地惊醒过来了,熟练地打开桌上的台灯,一切明了。原来,女人,红娘,山村,美酒佳肴,愫,统统都是南柯一梦。

猜猜你喜欢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