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情】迷魂药配方,力月西批发,同志催情,春药制法,催情物品,批发力月西】
当前位置: 主页 > 妻子性冷淡 >

频传迷魂烟、害人 专家解释都是

时间:2019-07-0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抽了人家递的一支烟,竟稀里糊涂地将自己的钱包给了陌生人;被气味薰了一下,就不清了,陌生人让干啥就干啥;给什么烟雾喷了一下,就开始意识模糊了,除了按陌生人的指令送物取钱外,什么判断能力也没有……针对种种迷魂烟、传闻,为了弄清——

  2001年3月,由江苏《健报》和江苏赐百年营养产品有限公司联合推出的“百万元征集迷魂烟、药”活动历时近一年时间降下帷幕。针对无一人拿走这100万元,两发起单位声称:为了科学,长期讹传,“百万元征集”活动继续有效,谁能提供此类“迷魂烟、药”随时可径直前来领赏。

  学医出身的刘先生在火车上认识一个男子,上车后,那名男子给他递了一根烟,没过几分钟,刘先生便开始激动起来,将自己的欧米茄手表、金戒指以及6000元现金悉数奉送对方,直到两人吃完饭。那男子走了以后,刘先生才大梦初醒。

  这是去年2月份,南京某报刊登的《一支烟“抽掉”近万块》的社会新闻。“这是不是人们通常所说的‘迷魂烟’?这种烟到底含有哪些成分?”这篇新闻立即引起了刚刚创办不久的《健报》社注意,他们和江苏赐百年食品有限公司联系,决定出资百万元利用一年时间征集迷魂烟、,揭开其中之谜。

  2000年5月,江苏泗阳县刘老汉走到百货大楼就要到家的时候,突然被一个20多岁的女子拉住,说她的一个同伴因车祸躺在医院急需一大笔钱,自己随身带的人民币不多了,只剩下一些外币,因救人要紧,想请刘老汉赶紧找人便宜点换掉。刘老汉想起上经常有这种被骗上当的事,没有理睬。正在这时,旁边来了一个老头凑上前抽了一张那女子手中的“新加坡币”,连忙问怎么换,当听到“1:6”时,老头大叫:“银行才1:9,太合算了,换给我,我全要了!”刘老汉一听没有,这时那女子掏出一方手帕在刘老汉身旁扇了起来,扇着扇着,刘老汉忽然就起来,带领那女子上自己家取钱。瞅着两万元崭新的钞票被对方拿走了,刘老汉嘴里还感谢对方。过了一会儿,刘老汉醒了,感觉不对,将花两万元买回来的“新加坡币”送到银行一检测,发现乃是一堆不值分文的废纸。

  无独有偶,南京某高校退休教师刘某乘汽车去外地。发车不久,坐在身边的一个30多岁的男子拿出一罐“健力宝”,打开后迅速递到她面前,说这是个中的罐子,值8万元。刘觉得罐中有股气息扑面而来,然后就变得迷迷糊糊,按照男子的先撸下手上的戒指,再掏出放在内衣中的400元钱,全部交给男子,男子随即和几个人一起下了车。车子开出一段,刘恢复了意识,才发现自己的钱物不见了。周围的旅客惊异地问她:“不是你自己愿意换易拉罐的吗?”

  就在此次活动即将结束的2001年2月16日,南京某报在头版又登出一篇《上学上差点被迷药迷倒》的新闻。新闻说的南京城南某小学一名叫方茵的女生2月14日中午步行去上学,穿过秦虹立交桥时,猛然察觉到有一女子跟在身后,走了几步再次回头时,看见那女子朝她笑,稍起戒心的方茵还没有走两步就感到大脑一阵眩晕。她只知道听那女子地向前走,周围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后来同班同学看见一位女子神秘跟在后边,发觉不好,跑上来拍了她一下,方茵才醒转过来。

  南京市第一医院麻醉科专家说,即使是进口高效麻醉品也不至于达到控制人的意识的地步,最多就是头略昏,但必须在室内达到一定浓度,如目前最高效的英国产异氟醚和意大利产的安氟醚麻醉品,临床上是把纱布吸入药水捂住病人的鼻孔方能见效,而要通过喷雾形式在室外喷,则几乎不可能显效。南京军区总院麻醉科负责人说,致幻药物也仅限口服,不可能一闻就产生效应,最可能的则是神经毒气,但也仅限军事上使用。

  南京医科大学药理学专家说,进行较大手术时要给病人麻醉,但麻醉需要一定的期,最快的麻醉方法是进行静脉注射。吸收麻醉的期较长,目前还没有闻一下、吸一口就立即被麻醉的药物。江苏省人民医院麻醉专家认为,麻醉效力比较快的氟醚,至少也要5分钟才发挥作用,有的药物如异丙酚、确实可使人失去、说真话,但要说还能完成较长时间的走,乖乖地回家取钱、拿钱则没有可能。

  大学医学部药学院王夔院士认为,麻醉有麻醉和局部麻醉之分,药量大小和起到的药物作用有一定的关系,药量大可以麻醉,药量小只能麻醉身体的部分肌肉。只有麻醉时才会有不同程度的模糊。但从社会上传闻的来看,那么短短的几秒钟想要达到麻醉显然不可能,再说人麻醉后就不可能别人的意志,因为他(她)此时自己的已经不清了。

  北大神经科学研究所韩济主、军事医学科学院毒物药物研究所孙曼雯、北师大生命科学学院孙儒泳等院士均说,如果真有这么神奇的药,那么科学界一定会知道,而现在的情况是,不论是我们自己,还是我们的同行,目前并未听说有这样的药物研制出来。

  南京一位姓闻的女士来到社称自己有配方。当社要求她将配方提交有关部门检验时,闻女士却提出先付20万元费用才可交付。南京一名中年男士非常肯定地说自己握有配方,但不愿透露个人的任何情况,甚至连联系电话也不肯留,说是个人隐私。该男子声称他的药有奇效,只对男士有效,可让男子别人指挥,但对于社提出的试验要求,他却提出先付26万元前期费用才可。

  一位民工模样的人走进社声称自己可提供的有关信息,但一个前提,就是要分享100万元中的50万元。这位男子神秘地从口袋中掏出一张油印,只见脏污不堪的纸上几行小字:“拍拍你的肩膀,握握你的手,你便着魔似地对方问啥说啥。失忆记忆粉———放进饮料之中,服者在短时间内一忆,你的一切指挥,每份78元。”据四川某报两位记者暗访发现,这种药名叫苯妥莫钠,属剧毒化学药品,主要用于病人麻醉、镇静,使用300毫克便会失去知觉,600毫克便会导致休克和死亡,根本不可能让人接受指挥。

  一位自称被迷魂烟骗走了4500元钱的中年妇女告诉记者,是子从银行取钱交给他们的,说没有,她决不相信!她发誓要研究这其中的奥秘,决到这100万,加倍补偿自己的损失,但她也提出一个条件,社要提供10万元“前期费用”。

  骗子用假金元宝、假金佛卖钱,用一文不值的秘鲁币冒充美元兑换人民币,者自以为是用金价的十分之二买到了黄金,用不足美元兑换率二分之一的价格换到了美元,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刘静生说他曾经采访过不少的者,仔细询问过他们的过程,这些人都有足够的时间到银行去弄清“美元”和“金子”的,可是谁也没有这样做,惟恐使卖“金子”或卖“美元”的人明白过来,不肯低价出售,讨不到便宜,做不成发财梦。有的人事后为了,就谎言,说行骗者请他(她)抽了一口烟或向他(她)喷了一口烟,就迷迷糊糊地把钱给了骗子。

  据科学考证,到目前为止,世界上只有使人意志的药物,还没有能指挥别人意志的药物,要么是术,可那不是药物作用,是心理。刘静生反问这些者:那些骗子真有这样的迷魂烟卷,为什么不到银行窗口喷出纳,骗大钱?为什么偏偏骗你这几千元几万元的小钱?骗子手里存有这样的高科技尖端产品,为什么不卖专利?

  也有两位的老者事后说出了话:“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头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但就是不由自主。”对此,一些对“”研究的人士分析认为,者多是中老年人,他们对“意外获利”的希望度比较高,而自身辨识能力较弱,当遇到骗子以利相诱时,就完全沉浸在发一笔小财的想象中,因而就会出现“一时糊涂”,或“不知怎么的,就对骗子言听计从”,等者发觉自己上当后,对自己的行为也难以理解,就自觉不自觉地归咎于“”了。

  也有专家发出不同声音。中国医科大学一位药理专家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医学界目前掌握的正规药品和民间方剂中,尚无这种效果的药,但没见过并不能说就没有这种“迷物”,他希望以后当事人能提供给他们,他们负责免费化验分析。

猜猜你喜欢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