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情】迷魂药配方,力月西批发,同志催情,春药制法,催情物品,批发力月西】
当前位置: 主页 > 强效安眠药 >

这些“性冷淡”的年轻人也曾为情歌流过泪

时间:2019-06-2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在他的巴黎演唱会上,一对夫妻在点歌环节被抽中,女粉丝兴奋地大喊:“我一直有个梦想,就是听你唱《学猫叫》。”

  视频一出,网友们一片哗然,周杰伦有近200首自己歌,同时也为其他歌手写了200多首歌,经典作品无数,最后却在自己的演唱会上,唱了一首在网红流量下盛行的口水歌。

  在的同时,却又有一股无力的心酸涌上心头。这个世代,网红定义了流行的标准,人们的口味开始跟着流行走,我们曾经循环无数遍的经典被网络神曲挤坛,剩下的只有的口水歌。

  心情不好的时候,我还是习惯听“老歌”。当大脑的多巴胺严重分泌不足,人开始习惯性念旧。幸运的是,在我们的青春时代,好音乐还没有被网红流量,细细品味,里面全是故事。

  王菲的《我愿意》,刘若英的《原来你也在这里》,萧亚轩的《最熟悉的陌生人》......这些情歌一遍又一遍地在我的里循环。

  写这些歌的姚谦曾说过:“好的音乐是可以对照记忆的,在听某首歌的时候,恍若又回到了从前听这首歌的岁月。”

  提起姚谦的名字,或许大家还不太熟悉,但你一定听过他写的歌。从王菲的《我愿意》,张学友的《如果爱》、辛晓琪的《味道》到莫文蔚的《情歌》,几乎每个人的青春,都有一首姚谦的歌。

  都说有林夕,有姚谦。姚谦写过600多首歌,很多都成为了华语乐坛的经典。著名综艺主持人张小燕曾经说,姚谦是“最懂女的词人”,他写的情歌总是让人触达心底,或忧伤,或明亮。

  姚谦说,我们都是有歌的人,因为好的音乐作品,总是藏着生活里的很多际遇,我在听这首歌的时候,又在做些什么呢。

  1993年,姚谦给王菲写了《我愿意》。当时王菲的专辑制作人找到姚谦,想请他为王菲写一首歌,写什么呢?对王菲不太熟的姚谦有些苦恼。

  直到有一天,姚谦在周刊上看到王菲在清早去倒尿壶的照片,彼时王菲与窦唯正是恋爱得最情深的时候,姚谦看完不已。天后为了爱情奋不顾身,于是在歌词里写下了“我愿意为你,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

  当年,为爱情着迷的人最喜欢听《我愿意》,歌中的第一句: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贴切地唱进了很多人的心底。

  作者虎牙榴莲月说:“第一次给我过生日时,男友在生日蛋糕上写了“如影随形”四个字,他说来自王菲的《我愿意》,意思是“我愿意如影随形”。

  曾经看过一句话:有一天你从浴室出来,打开手机听自己喜欢的音乐,你忽而想起,你曾经爱过一个人,原来你爱过这个人,那仿佛是很遥远的事,你已经一点感觉也没有了,这就是忘记。

  就像作者Todewithyou在《最熟悉的陌生人》这首歌的评论里写道:很久以前我和你一起走在清风伴随的湖边,看湖对岸灯火阑珊,暗自庆幸能给你一个温暖的怀抱。我笑着听你的碎碎念,在回家的上给你披上外衣。

  而如今,街边那家面馆还在,湖对岸阑珊依旧,而你早已离我远去,我在这张长凳听这首你手机彩铃的歌,仿佛你还坐在我身边。

  这些姚谦写过的歌里总是藏着太多回忆,当时我们一遍又一遍地循环慰藉,在歌里为自己寻找一个出口,如今却鲜少再打开音乐播放器,认真地聆听某一首歌了。

  还记得《最熟悉的陌生人》是磁带里B面的第一首歌,那时我们用磁带,用CD,再后来,我们开始用MP3听音乐。听到自己喜欢的音乐,会单曲循环,甚至花掉一晚上的时间,都沉浸在一首歌里。

  上学的上,公交车上,暑假的午后反复地听着,我们对音乐,尤其是情歌格外着迷,仿佛唱的就是当时的那个自己。

  可如今情歌渐渐地少了,甚至难有情歌大红大紫,不可否认的是,我们听歌的方式改变了,对感情的态度也少了从前的热烈。

  以前我们会为了一段感情奋不顾身,如今却变得不主动,不,似乎爱情可以是生活的调色剂,但不再是必需品了。

  曾经看过一篇报道,千禧一代逐渐对感情、婚姻、生育、性没有太多的渴望,进入到一种更崇尚的“无性世代”,越来越多人向往独身主义,那个听情歌的少女,对待爱情也逐渐冷淡。

  在采访现场,我们也和姚谦提到了这个现象。姚谦说,以前网络还没有那么发达的时候,当你性发育成熟,到了适婚的年龄,遇见所谓合适的人,是要经过安排的和争取机会的。

  如今资讯发达到我可以上网和任何人视频聊天,可以在网络的世界里被满足很多,一个人的生活也可以且自在。

  “我开始接受我没有成家没有结婚这件事,不会觉得没有完成和这个社会要求不对齐的压力。我发觉我个人对独处的需求很高,我不怀疑婚姻,但我会犹豫是否要进入这一段的关系。”姚谦说道。

  就如当代人对社交开始变得冷淡一般,姚谦觉得其实他人在陪伴自己的时候,自己也是处于在陪伴他人的状态,“我才不要陪你呢!”他笑着说。

  喜欢一个人的轻松自在,或许就是我们对爱情不再主动的原因。从前听一首歌,爱一个人,没有那么多的分分合合,没有那么多的猜疑,如今一边渴望,又一边害怕每一次地受伤。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保持着单身,很少再听起当年的情歌,偶尔遇见爱情会两眼闪光,但更多时候陪伴自己的只有自己。

  很多时候,在感情面前我们始终是纠结的,不想对爱情主动付出,但又渴望爱情来敲门,一旦过了某个年龄,就会开始失望和焦虑。

  但姚谦却觉得,即使这辈子都没有soulmate,人生也是完整的。“有一个很好的伴侣、情人,生活可以对照,互相安慰,但如果没有,也没什么大不了。这和上一辈长辈的价值不一样。”

  最重要的是要确定自己是一个完整的个体,所以当另一伴不符合自己要求的时候,不要给自己当下的人生太多的,太多的。”

  “当然”,坐在对面的姚谦毫不犹豫地答道。但在他的眼里,寂寞并不是什么需要排遣的“坏事儿”。即使是遇到难过的事,渴望有人倾述时,他也有自己的方法。

  我们时常觉得一个人过最容易崩溃的时候,就是遇到烦恼无人陪伴之时。小时候我们可以和亲近的人,可以和妈妈说,长大之后发觉倾诉对象越来越少。或许在婚姻里,伴侣是一个很好的对象,但如果你没有伴侣的时候,事情也没有很坏。

  遇到不开心时,姚谦会选择阅读,在阅读的世界里,他总是能得到了一些安慰,因为这个世界不是你一人有这些困难,阅读别人的经历会让他变得平静。

  是一个想通了,明白的过程。写歌时没有灵感,姚谦会哭,哭完是真的有效,但他不认为这是一个,其实这就是一个弄通了的过程。

  年过50的姚谦坦然地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去想象爱情这件事了。”就像我们单身久了,偶尔对感情也会变得模糊,但这依旧不妨碍我们每个人用力生活。

  每年给自己制定两次长途旅行,在和台北两地居住,写了这么多情歌的姚谦单身着,却满足而。

  一个人的时候,更要用力生活,没有遗憾地、毫无保留地。感情可以期待,但如若还没遇到,也要在自己的世界里花枝招展。

猜猜你喜欢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