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情】迷魂药配方,力月西批发,同志催情,春药制法,催情物品,批发力月西】
当前位置: 主页 > 女性性冷淡 >

迷幻剂风靡上世纪60年代14岁的酷女孩创造了非凡

时间:2019-07-0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1962年左右,14岁的非裔美籍女孩Adrian Piper(安德里安·派普)有着与其他非裔美国人不同的命运。

  得益于优渥的家庭条件,她享受着纽约最好的教育。她听Joan Baez和Bob Dylan,学会了弹吉他,读Ginsberg和Kerouac的诗,受到一些东方神秘哲学的。她开始穿上黑色网袜,的让自己头发长大,蓬松成黑人特有的样子。

  每个星期天的早上, Adrian Piper会从Riverside Drive的上游到格林威治村,在Café Figaro咖啡厅享用早餐,阅读《纽约时报》,然后骑自行车回家。

  与同龄人区别最大的一点是她开始关注当代艺术,在考上哈佛之前,她就确定了自己艺术家的身份,并以一个波希米亚人*或是披头族*自居。

  (*波希米亚人出现于19世纪初期的法国。这个名词用来称呼希望过着非传统生活风格的一群艺术家与作家。)

  (*Beatnik,是大众创造出来的一种刻板印象,盛行于1950年代至1960年代中期,展现的是1950年代“垮掉的一代”文动中肤浅的一面。披头族的元素包括伪智主义pseudo-intellectualism、吸食毒品和化地描述现实生活中的人们。)

  从1960年代中期开始, 年轻的Adrian Piper就是当代艺术界一个强有力的声音。在她五十年的职业生涯中,Piper向我们对社会结构的固有假设提出了挑战,面对我们这个时代一些最紧迫和最有分歧的问题,例如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仇外心理,她毫不避讳,迎面而上。

  50年后,当Adrian Piper以美国有史以来第一位非洲裔女性哲学教授的身份进入MoMA举办个展时,她说这里已经不能囊括她的所有成就——即使这是MoMA第一次将自己整层楼用来为一个的艺术家举办个展。

  在Café Figaro,Adrian Piper遇到了一位艺术家,同以披头族自居的两人迅速建立了友谊。对方是一位佛以及美国著名心理学家蒂莫西·利里的朋友,通过他Adrian Piper在哥伦比亚大学遇到了一位合成LSD的学者。有时候,二人会使用LSD(致幻剂)进行冥想和讨论。当时的LSD仍然,学者们正在寻找着人类小白鼠,来做一些超越边缘的事情。

  “我在上城区的艺术家朋友也经常使用LSD,许多都有这样的东西。在当时如果你参与任何创造性或上的努力,那真的很难避免。”

  Piper在创作初期还是在探索造型艺术的可能性。她关注周遭微小事物的“迷思”,已然透露明显的哲学趣味。

  1960年代后期,Piper的概念艺术倾向就显而易见了。年仅20岁,她就开始用概念艺术的语汇来言说社会问题。位于州的达格韦武器试验场是一间防生物战实验室,1968年,毒气泄漏造成了附近六千多只绵羊死亡。同一年,Piper就创作了《达格韦武器试验场总部的平行滤线栅计划》,设想一种可能对进行检测和的方式。

  20世纪70年代起,Adrian Piper的作品风格成熟——她开始用行为表演、公共互动的方式去表现概念艺术。她注重活生生的社会问题,也注重观众的反映。Pipier进行了一系列以“Catalysis”为主题的街头行为表演。她曾穿着涂满了白色颜料并写了“WET PAINT”字样的衣服到Macy的百货商店买手套和太阳镜;曾在嘴里塞上白色的毛巾来往穿梭于纽约的公交车、地铁,甚至帝国大厦的电梯;也曾在一周的时间内浑身浸满了醋、蛋液、牛奶、鱼肝油等等的混合物出没于纽约的地铁和书店。

  酷女孩的身份早已被剥落,她戴起了假发和胡子,架起墨镜,穿着宽松的牛仔裤,叼着烟,打扮得像一个非裔美国人底层男性,在曼哈顿市中心、哈佛大学等自己曾待过的场所大摇大摆地活动。“神秘存在”(Mythic Being)以此来揭露种族、阶级和性别方面的陈规旧俗。

  1990年代开始,她的视野变得更为宽广,开始关注不同地域的文化、历史、、社会矛盾、个体解放等方面的问题。

  某一个社会问题并不是存在的,它一定和其他社会问题相连接,从种族身份问题到人存在于社会方方面面的现状和反思,Piper的观念艺术因其内涵的丰富,也扩充了语言。

  在MoMA的展览中,Piper要求参与者将“一切将被带走”这句话用指甲花染料临时纹在额头上,这个纹身是反向的,这样就可以在镜子里看到正确的句子。临时纹身的染料可以保持两周到四周之久。她还要求参与者在日记里写下他们的体验,并记录下其他人的反应,然后在一年之后重新阅读日记里的这段经历。而在作品“蜂鸣的房间”(The Humming Room),她要求观众必须哼着小曲才能进入,什么调调都行。

  2007年,60岁的Piper在的各个公共场合忘情地跳起“广场舞”。热情与快乐,在长达一小时的作品中尽情挥洒,她依旧跟曾经的酷女孩一样四射。

  YT在MoMA的Talk的现场与Piper相遇,在公共话题讨论度如此高的今天,不听一听哈佛教授关于女性、少数族群以及艺术的见解。

  YT:非裔、女性、黑人这些标签看起来如此“正确”,有一种观点,即少数群体用抱团取暖的方法来谋求利益,它是否存在矫枉过正的问题?

  Adrian Piper:这种观点看似有很多道理,但它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举个例子,即非裔美国人提出种族歧视问题,并不仅仅是为了和促进非裔美国人的利益,而是它正在努力培养所有美国人的基本人文水平。许多时候我们要认识到需要到“中心”和“超个人”之间区别,超个人包括将我们定义为人类的强硬认知倾向:一致性,连贯性,性,非个性化,智力歧视,远见,审慎,反思和控制。以为中心的包括将这些倾向置于满足个人和提升自身利益的服务中。

  我所列出的超个人倾向构成了历史上最近关于普遍概念的古老基础,这种概念将基本,责任,和资源扩展到每个人,不论他们的利益如何。非洲裔美国人通过抵制一个致力于化的而幸存并繁荣了400年,这充分证明了他们对超个人能力的高度发展。

  YT:你的作品非常的简洁有力,但又具有非常而复杂深厚的哲学背景,你为什么不想让观众深度的去阅读一些什么?

  Adrian Piper:要真正阅读任何话语文本,无论是艺术领域还是法律契约,都是一种令人不安和认知迷失的体验,因为它意味着允许他人的思想侵入你自己并重新安排你的和假设。即使你故意决定通过阅读来学习新东西,你也要把自己,你的想法和最珍贵的假设放在作者的手中,并相信她或他不要彻底重新组织你的思想,以至于你不到你在哪里或者你是谁,这非常。特别是对于哲学文本,其重点是重新组织你的思想,人们通常根本不会阅读它们。

  这种“快照”阅读方法可以读者免受文本潜在的性心理影响,同时使其足够过滤以确保至少对其内容的理解最少。但它也会和文本实际上所说的内容,这些内容可能是如此深刻,以至于首先使阅读它的手势无效。在过去的40年里,在康德的研究领域中,一种备受推崇的传统已经发展出来,这种传统的前提是故意康德实际所说的内容。

  所以我努力使我自己的论文风格和作品尽可能清晰和易于理解。我的理想读者是他们花时间来真正阅读作品。

  Adrian Piper:作为一种态度而不是一种哲学立场,认知怀疑主义在于总是在猜测自己的判断——关于你自己,其他人和情境; 总是那些判断,以确保你看得清楚,事实正确,没有做出任何毫无根据的推论或自己等等。

  女性在这方面特别擅长,因为她们的判断,信誉和权威在青春期开始受到,作为性别社会化进程的一部分。她们会对自己,社会地位以及对自己意见的感到不确定。如果社会化不起作用,就不能使她们服从,依赖他人为她们做出重要决定。显然这是一种的做法。但这种好处正是这种的态度——仔细审视和反思自己思想过程的充分性。

  Adrian Piper:现实主义描绘了普通传统现实的对象; 印象派描绘了那些被分解成光和颜色的物体的品质;点彩派描绘了那些被进一步分解为颜色和微小形式的物体的感性和形式特征;迷幻艺术描绘了所有这些感性和正式品质的性; 极简主义表达了这些对象背后的基本几何本质及其品质;波普艺术描绘的是那些赋予它们意义的传统概念方案的对象;概念艺术表达了那些传统概念方案和嵌入其中的对象(和主题)的分解和重构。对我来说,从迷幻绘画到极简主义到概念艺术的过渡是一条非常直接的行走之。

  YT:作为艺术家,你已足够传奇,在MoMA举办如此庞大的个人回顾展会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成就之一吗?

  Adrian Piper:这并不是我的成就,而是策展人和MoMA的成就。这里也不是我的全部。我的贡献就是发布作品,除非MoMA以书面形式正式尊重策展人最终的作品选择。这意味着对MoMA的重大预算调整。 事实上,为了服务于机构的最大利益,所有参与的人都应对这一挑战,所以我对策展人和工作人员有着不懈的感激和钦佩。或许这就是为什么MoMA是MoMA的原因。

猜猜你喜欢
栏目列表